深夜释放草莓视频app

陈文泽确实没想到陆友亮会来找自己,在他眼里哪怕陆友亮有事儿找自己聊,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亲自上门。

毕竟,如今泽方外贸和陈文泽在整个明珠可是出了名儿的!

“陆处,欢迎欢迎,你这一来我这儿可是蓬荜生辉啊。”陈文泽起身把陆友亮请到了沙发上,又吩咐赵佳慧赶紧去泡茶。不管陆友亮有什么目的,该做的表面功夫陈文泽还是必须做到位的…

“陈总客气,我也是顺路过来,知道你搬了新的办公地方,还一直没有来给你道过喜呢。”

陆友亮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一双眸子一直在陈文泽身上打转。

“感谢陆处,这么忙了还能记得我,可真的不容易。”

陈文泽也是笑眯眯的看着陆友亮,两人算是老朋友了,之前没少打各种各样的交道,对彼此都是非常的了解。

陆友亮来看陈文泽,那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会安什么好心。

这一点陈文泽很清楚,相信陆友亮也不会掩耳盗铃。有什么事情大家敞开了谈是最好的,毕竟在座的二人谁也不是傻瓜…

“听说陈总遇到了很大的麻烦?”陆友亮关切的看着陈文泽说道:“如果有什么能用的到我的地方,陈总尽管和我开口就是。你也知道我从小土生土长在明珠,认识的人肯定要比陈总多一些。”

“陆处,既然如此上次郑劳光的事情你怎么没有自己搞定啊?”陈文泽也没给他准备什么好话,陆友亮今天过来的目的陈文泽再清楚不过,越是如此陈文泽就越不会做任何退步!

他倒是想看看,自己把陆友亮逼到极限,陆友亮又会和自己玩出什么手段。或者说,天龙会和陆友亮是不是有其他的联系,这件事情陈文泽也是非常的好奇。

吃货妹子的欢乐户外野餐时光

陈文泽话音刚落,陆友亮的脸色就显得非常难看。毕竟人家陈文泽说的是事实,郑劳光的事情确实是陈文泽出面儿帮他解决的。

如果不是在最关键的时刻,陈文泽站出来和陆友亮联手,那么现在进去的绝对就是他陆友亮了。很多时候成败就在一念之间,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计划一定就天衣无缝…

现在陈文泽旧事重提,对于陆友亮来说确实有些打脸。当初人家怎么怎么帮的你,如今你还反过来打人家陈文泽的主意。并且之前承诺陈文泽的,现在也没有完兑现。

所以陆友亮脸色马上不好看了起来,陈文泽微微一笑便不再说话,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紧追不舍。

“陈总,上次的事情我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你。”

“并且,我也对你许出了诺言,现在也正在努力的兑现着。”

陈文泽轻笑一声儿,“兑现没兑现陆处自己最清楚了,我可是听说前段时间陆处长约了不少之前真友外贸的合作商。”

“当然,至于陆处和他们说了什么,具体的我肯定不清楚。不过最近我也接触了不少人,有些人和我谈的也还算愉快,自然而然就和我说了很多之前我没有掌握到的消息。”

陆友亮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别管陈文泽说的是真的还是在诈自己,这件事情传出去终归也不好听啊!

现在陆友亮最怕的,就是真有那么几个人不顾自己当初和他们的约定,信口开河告诉陈文泽一些隐秘。真要是这样的话,陆友亮也没办法,不管陈文泽怎么挖苦自己,他也只能承认。

“陆处长,没话说了?”见陆友亮脸色不自然,陈文泽轻笑一声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陆处就直接说吧,今天找我来干什么?”

“是听到我遇到了难处幸灾乐祸的,还是真的想帮我?”

“也或者,是陆处长成了某些人的说客,帮他们传个话。这些都没关系,陆处长尽管和我直言,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陈文泽如此直接了当,陆友亮一时间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他的预料,陈文泽对整件事情的反应更是让他完就摸不着陈文泽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按理说天龙会的事情已经把泽方外贸搞成了一团乱麻,这个时候的陈文泽怎么可能如此沉得住气?但是今天这么一看,陈文泽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沉稳啊…

“陈总,我怎么可能成为他们的说客?”陆友亮回过神儿后深吸口气,看着陈文泽缓缓说道:“只不过作为朋友,我是真的担心你的安危,这些人可不好惹啊。”

“之前郑劳光也说把我当朋友,更表示我就是他的亲弟弟。”陈文泽抬起头,双眸看着陆友亮的眼睛缓缓说道:“可最后呢,为了把我也装入他的棋局里,更是不惜对我痛下杀手。”

“如今陆处说我们是朋友,我现在还偏偏就怕听到这两个人。”陈文泽感慨一声,“我知道陆处你和郑劳光从骨子里来说都是一样的人,和你们这样的人打交道,我不得不留个心眼儿啊…”

陈文泽的一番话更是让陆友亮脸上无光,可他偏偏还没有办法反驳,毕竟人家陈文泽说的也都是事实。

“陆处,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为了天龙会的事情来的吧?”

陆友亮点了点头,“没错,这次的事情闹的有些大,天龙会的人故意把消息放出来,对你和泽方外贸的影响还是非常不好的。”

“我明白,所以陆处是什么意见?”

陈文泽随意的耸了耸肩膀,看着陆友亮缓缓说道:“如果陆处有办法解决这次的麻烦,又不用我付出什么,我还真求之不得呢!”

陆友亮苦笑一声儿,这个世道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你把人家天龙会大当家的亲弟弟打了个鼻青脸肿,现在什么都不想付出,就希望把事情揭过去,哪有这样的好事儿?

“陈总,我可没有这个能力。”

陆友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想必你现在对天龙会也有所了解,除非请到真正的大人物出面儿,否则根本就调解不成。”

“至于什么都不付出,更是天方夜谭…”